美国总统自卡特以来才开始着迷于地区收缩政策。特朗普可能不会走那么远——只不过是因为华盛顿大范围的官僚主义抵制。但是,他很可能重回比尔·克林顿的“新经济框架”,试图利用安全保证迫使美国的伙伴接受贸易规则。他在美国防务担保问题上唯利是图的态度揭示了这个谈判立场,而且他一再坚持强调美国的盟国(包括日本和韩国)应负担更多开支,或者他们可以自己考虑搞核武器。【详细】